人无癖好不可与之交,以其无深情也
微博@云栖朽木

  Fengmg  

【狐部外篇】《洗凝脂》(完)

《绥绥白狐》外篇,又名冷面仙君和妖妃没羞没臊的性丨福生活(。

春寒沐浴华清池,温泉水滑洗凝脂

沿用正文设定,仙君叽x狐妖羡,没有任何剧情就是干,片段式流水账,无脑污,一切向开车势力低头,勿认真

本章2K4外链,你们懂

原著属于秀秀,ooc属于我,高雷预警,撞梗请立刻提醒

【前情】


宏愿当然是个宏愿,无奈就是身体不太争气,受人力不可转变之由限制,这一隔便又是泱泱百余载。


所幸魏无羡对等待一事也算是颇有心得,何况落在鱼水之上,更是执念深重。过往他还是九尾天狐魂体之时,光华极盛,实力绝强,对蓝忘机几有半师之谊,战场之上又几次三番挽他于危难,那人在他面前始终有几分青涩。不想漫长一梦醒来,竟已风云突变,过往拿捏在手心里的少年俨然棋高一着,反倒成了自己每每受不住,一再丢盔卸甲。


这反差就像是昔年林中清冷优雅的白鹿摇身一变,化为了占地为王的雪狼,委实有些冲击。不过魏无羡并非夹缠之人,虽然多少有些暗地羞恼,但这段最初的不适很快便过去了,不久后他便品出无穷乐趣,开始不可自拔地沉溺于蓝忘机这份此生独独给予一人的绕指柔中。


他两人几番坎坷中早已互付生死神魂,相思日久,情好至笃。魏无羡忆起前尘后,蓝忘机便不再时时斟酌言行,待他真如掌珠一般,千万纵容呵护。仙山之中生活虽无甚变化,魏无羡却也丝毫不觉难以消磨,仿佛耳鬓厮磨间,弹指光阴便自指缝淌去。


待到魏无羡终于盼到三尾修成,一朝圆满夙愿,与蓝忘机真正肌肤相亲过,当年温泉之中那点不可言传的心思便又被他重新翻起提上日程,只等来日天时地利人和三者齐备,便要大刀阔斧、一番动作。


但事实上,这件事却是一拖再拖。


无他,仅仅只是因为那夜过后,两人越发如胶似漆,几乎无休无止地腻在一处,如此又晨昏颠倒、不识日月地过了许久,直到蓝忘机再次接到蓝氏仙宗的来信,才算暂时中止了这种非得被清流们唾沫星子活活淹死的生活。


蓝忘机把魏无羡抱在腿上,双臂圈着腰,下颌正好虚放在他头顶上。怀抱里十六七岁的人虽抽条了不少,身形依旧偏于纤细,自己动了动,选了个最省力的姿势靠着,和他一起读那封信笺,目光刚从头至尾扫完,便轻轻一声咋舌。


帝子寿辰,大宴六界,凡有名有姓之辈,都必得予几分薄面。


蓝忘机伸手在信笺上一点,冰蓝色光芒闪烁,那张薄薄的纸片便化为灵鹊,扑闪着飞出窗外,向着天界蓝氏的方向去了。


魏无羡叹道:“果真好风光、好派头!含光君,看来这回也是容不得你推辞啊。”


蓝忘机低低“嗯”了一声,默了片刻,稍稍低下头来。他自镇守此地开始,一半是为责任所束缚,一半是为爱侣所勾留,离开之时屈指可数,却不想这一段日子事情接二连三。魏无羡知道蓝忘机面上虽七情不动,实则定然十分不愉,便乖乖地张嘴任由着亲了好一会,舌尖点过下唇略带血腥气的咬痕,手背轻抚那人侧脸,心里半是止不住的好笑,半是依依不舍。


当夜颠鸾倒凤间,蓝忘机就像是要把满腔惜别之情都一股脑倾泻出来一般,格外索求无度。除了最初两人第一次,他极少凶狠如此,被他带着,魏无羡整晚都混沌仿若履于云端,在极端的亢奋里来回,连后来现了狐妖之形都不自知,尖牙利爪裹挟着妖力,头一次在蓝忘机肩背脖颈处留下了无数让人浮想联翩的抓咬痕迹。


第二日傍晚魏无羡醒转之时,枕边凉透,蓝忘机已然动身离去。



上一次蓝忘机不在身边时,魏无羡还能兴致勃勃地给自己找乐子,这回却一直恹恹的提不起精神。好在按照仙界惯例,寿宴不比清谈会,至多五六天罢了,魏无羡在心里比着日子,才不觉得特别难熬。


他平素也没什么正经事干,就爱倒腾些杂七杂八的小玩意,百多年间积攒得很不少,为此蓝忘机还专门给他在偏室打了一整面墙的玉石立柜放置。没着没落地过了三天,魏无羡在自己的收藏前乱晃的时候,突然眼尖地瞄见了角落里的一个玉瓶。


他把瓶子拿到手里掂了掂,转过来,正面四个龙飞凤舞的大字,正是自己笔迹:金风玉露。


文辞浅显,含义直白。魏无羡一阵牙酸,回忆了半天,也没弄懂自己那时候都在想些什么。啼笑皆非地寻思一阵,脑中灵光一闪,觉得当年一番苦心还是得有用武之地才好,不由计上心头。

 


就是这边魏无羡瞎折腾的功夫,那头寿宴之上,蓝忘机却是飞来横祸。


此次做寿的帝子向来最受天帝喜爱,能力也确实超出同辈诸兄弟姊妹,然而却有个最为人诟病之点,便是性好渔色。在他众多侍妾娈童之中,近百年来有位玄狐族出身的美人一直极受宠爱,虽实力浅薄、出身低微,却硬生生一路被抬上了侧妃之位。


常言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,这女子得宠后,母族的地位随之水涨船高,是以此番也能拖家带口跻身席上,得到一个不错的位置。


虽然入道轻易,但狐族天性远不似草木化身清灵,途中常受繁杂欲望干扰,偏偏又几乎个个貌美,往往难以避免沦为玩物依附的下场,因此叫人提起总是七分狎昵三分轻蔑,从来少有尊敬。


——只除了曾经的九尾天狐。


虽然,那已经是曾经了。


洪荒初始,九尾天狐自愿放弃神格降位为妖,只为庇护妖族万年,然而最终却为故土青丘国付出了灭族的巨大代价,最后一丝血脉也战死仙魔沙场,如今已鲜有人闻,彻底湮没在尘埃中。


可悲可叹的是,当年天狐全族将将血战至死,身后遗物便被曾受其荫庇的妖族哄抢一空,外战与争权夺利的内耗很快掏空了此界,曾经强盛一时的妖族就此衰落。


帝子封爱妾为妃后,玄狐族颇得提携,如今正是最势得意满之时,俨然便要接管青丘国登位为主。两者对比,仙界一众乐见之余,又难免有些说不清的感慨。


蓝忘机垂眸望着杯中,自始至终神情淡漠,眉宇若凝霜雪,全不理会此方暗流汹涌。


谁知,他不去找事,事情却偏要招惹他。


帝子既爱歌舞美人,他人自然投其所好,那位玄狐宠妃有一胞妹,此次被委以重任,寿宴过半,领着一干族中少年少女翩翩起舞,献艺当场。仙宗蓝氏家风最严,向来不喜此等声色场面,到场子弟无不缄默低眉,是以等蓝忘机察觉到异样的时候,已然成为了视线汇聚之中心。


他神情微微一凛,扫去一眼,便看到那女子手持玉壶,正身姿婀娜地依次为在座上仙斟满璚浆,这本是仙婢之职,此时却仿佛凭空多了几分旖旎之意。她一边款款地走动着,一边以余光向蓝忘机所在之处投来脉脉眼波。


这举动做得颇为明显,意图并不掩饰,在场没有不知道含光君娈宠亦出身狐族的,也没有不知道几百年来那个少年一直是毫无名分地跟着他的,气氛一时尽是压抑的促狭。帝子与爱妃耳语两句,也饶有兴致地看向了这边。


蓝氏众人面色均是一变,蓝忘机眉宇暗沉,气场更冷。然而那个女子或是倚仗着帝子与胞姐支持,很有几分胆色,区区一个小妖,竟然不为所慑,足下如步云烟,来到近前,皓腕翻转,壶身微倾,双眸中似有奇异光华盈盈闪动,呵气如兰地柔媚见礼。


四面八方涌来的目光几乎使时空为之凝滞,出乎所有人意料地,蓝忘机微微抬起头,与那女子对视了一眼。


融化山巅的皑皑白雪,就像将一朵无人之境中怒放的冰花采撷入怀,吸引一次又一次的趋之若鹜。然而这一瞬间,狐女在威压之下都没有丝毫动摇的手突然抖了,玉壶猛地一偏,璚浆当即洒出,泼洒大片,染脏了蓝忘机的衣襟。


蓝忘机放在案上的手五指摊开,几不可查地向前微微一推。一声短促的惊呼中,那女子的身体霎时便轻飘飘地飞了出去,直到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按回玄狐族里自己的席位之上,金钗委落、鬓发凌乱,面色惨淡地怔楞了一息,掩面低泣起来。


蓝忘机静默片刻,不失仪态地起身请辞,告退而去。



→【不知道为什么莫名耻……】←



日暮归山之时,两人方才收拾妥当,蓝忘机半抱着魏无羡慢慢往山顶寝居走去,一路都是熟悉的窸窣林叶拂动之声。


魏无羡餍足地依在他怀中,在这种分外的宁谧中行了一阵,突然轻声说:“蓝湛,你有心事,是什么?”


蓝忘机的手臂紧了紧,低头望向他,两人的视线交缠了片刻,他倾身吻了一下魏无羡额头,低声道:“魏婴,你想过回青丘看看吗?”


魏无羡一愣,凝眉想了一阵,才慢慢地说:“就算要回去,也是好久以后的事了吧。”


蓝忘机欲言又止地动了动嘴唇,魏无羡觑着他神色,伸出一手,从他眉心浅浅皱起上抹过,一笑道:“反正,不管去哪里,我们总不会分开的,是不是?”


蓝忘机轻轻“嗯”了一声,郑重地回答道:“是。”


两人都不再说话,前方目所能及处,山顶一室烛光昏昏亮起,像是天幕中一颗照人归程的璀璨明星。


山水迢迢,而此心安处,总是故乡。


【完】

虽然晚了那么一丢丢,不过勉强也能算是今天吧2333

又不小心写长了那么一点点(。

一如既往地感谢看到这里的仙女们!群么么!

……我是不会说我开车途中屡次想要跳窗逃走的(。

评论(43)
热度(557)
© Fengmg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