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无癖好不可与之交,以其无深情也
微博@云栖朽木

  Fengmg  

【花妖狐鬼/狐部】《绥绥白狐》完

君叽x目前只有三条尾巴的九尾天狐羡,非常不艳情的艳情志怪风orz


【因为有个妹子问了时间线,我想了下为这篇文仔细写了一个解释,应该基本上把没明写的部分都包含进去了,因为不是文不好意思占位所以没有打tag,请戳进我主页看吧,这篇文我其实有不少发散的想法哈哈哈✧٩(ˊωˋ*)و✧,谢谢大家,如果还有疑问可以在那边提出来】


年下变年上,伪养成,宠,剧情非常乱,狗血,he

有雷,有雷,有雷!重要的话说三遍!

原著属于秀秀,ooc属于我,撞梗请立刻提醒

4k车,慎入,完结了,咆哮!!(╯>д<)╯彡┻━┻

 

 【前情】

 

蓝忘机背负古琴,腰悬长剑,沿着山中小路,慢慢地往上走。

 

他虽因思念魏无羡而提前匆匆折返,身上却并没有多少风尘仆仆之意,夜半沁凉的微风拂过他的长发和衣摆,将它们轻柔地吹起,又被林叶间垂坠的霜露沾染。白色的外衣在月光下流镀着一层清浅朦胧的辉光,更添出尘之感。

 

山间的夜晚分外宁谧,这个时辰,寥寥几个仙仆也多已自行歇下,行走间只能偶尔听到虫声鸟鸣,深蓝绸缎般的天幕上,繁星如宝珠缀点,浩渺无垠。

 

蓝忘机冷冽的目光如冰河解冻,缓缓融化,这座山上万物尽与魏无羡有涉,一草一木,皆是回忆。

 

三百年前毁去困缚魏无羡的法阵,将奄奄一息的他抱进怀里时,蓝忘机只觉得他的本体也比羽毛还要轻忽,没有重量一般。那是九尾天狐的形态在人世维持的最后一瞬,神魂归位后,只是垂眸间,魏无羡的身体就在他怀里飞速地缩小,白光散去后留下的,只有一团小小软软的白狐。

 

蓝忘机跪下身,呼吸都不敢用力,珍而重之地把白狐抱紧,天地万钧,一时尽在怀中。

 

魏无羡昏迷了一个多月,醒来后化为人形,外貌便是个才十二三岁,十足稚气的孩子。那时候,他的心智也像个真正的孩子,虽然聪慧,但纯稚懵懂,不识人事,天狐九尾尽数打散,一切从头开始。

 

蓝忘机要离开蓝家带着魏无羡远走之前,自己去领了三十三道雷火戒鞭,在祠堂前长长枯跪,忽然听见压抑的哀声,还未反应过来,就先被冲进来的魏无羡紧紧握住手,跪坐下来扑了满怀,蓝忘机拥着他,在沉默的剧痛中挨过了刻骨铭心的受刑。在这之前他没有一丝一毫地后悔过,在这之后更不会有。

 

如若不是当年魏无羡救他于绝境,他早就已经不在人世,哪里还能活到被世人指摘的这一天。人之于世,不过草木一秋,无愧天地,随心而已,何须在意世间蜚短流长。

 

一百五十年过后,魏无羡恢复一成灵力,方忆起漫长纷繁的前尘往事。在那之前,整整一百五十个年头里,魏无羡像依恋兄长,依恋父亲一样全心依恋着蓝忘机,依恋他睁开眼后看到的这第一个人。那些年与其说他是蓝忘机的心上人,倒不如说他是蓝忘机最重要的一份责任。蓝忘机无微不至地照顾着他,小心翼翼地保护他,言谈举止全都有如尺规矩出界河分隔,不敢稍越雷池一步。

 

蓝忘机爱魏无羡入骨,自然也极其渴望得到他的身体,然而是因为爱他才伴生了欲望,却不是为了欲望才去爱,他不会做任何可能伤害魏无羡的事,更不可能趁他之危。多年来,蓝忘机一直默然地坚守着自己心中的某种底线,这是他最深的坚持。

 

蓝忘机走到寝间回廊前时,看了一眼檐下那棵枝繁叶茂,静吐幽香的白玉兰。

 

第二次仙魔之战中,在一处战场的边缘,也长着这样一株白玉兰。

 

那天,荒无人烟的战地焦土之上,留下来善后的他也像今天一样,静静地站在那棵奇迹般完好无损的树下,抬起头。坐在枝桠间,只有他一个人能看见的九尾天狐勾起眼尾,垂下眼睫微微地笑了一笑,抬起一只手,放到唇边,呼出了一口气。

 

一朵半透明的绯色芍药在他掌间托住,被他轻轻地吹起,就像曾经那朵碧桃花一样,飘飘然地落下,缀到蓝忘机的鬓发边。

 

只愿君心似我心,定不负相思意。

 

那个刹那,任何言语都显得苍白无力,周遭广袤天地,俱是一片寂静无声。这一瞬的对视,在后来的许多年里,曾频繁地进入蓝忘机的梦中。

 

寝间的外门已近在咫尺,蓝忘机摇了摇头,将桩桩往事从脑海中除去,收敛气息,轻轻地推开了门,准备走进去。

 


【你们猜会发生啥】

 


不知过去几时,魏无羡才从沉眠中悠悠醒转,睫毛颤抖一阵,感觉有物覆着眼帘之上,伸手去摸,才发现是蓝忘机的手心,虚虚地遮着,为他挡光。蓝忘机本倚在床头专注地看着手中的什么东西,见魏无羡醒来,忙扶着他的背将他抱起来,让他靠在自己肩上。

 

魏无羡试着动了动,狐耳狐尾已收,情丨讯彻底度过。他身上虽酸软,倒没有什么痛感,也无黏腻之感,想来是蓝忘机在自己睡梦中已做了处理。

 

他素来最喜欢蓝忘机床笫间的失控,也极爱看他事后懊恼的样子,此时见他凝视着自己,神情略带赧然忧虑,不觉有几分心痒,可惜到底念及教训,一时不敢再肆意撩拨,只抱着他手臂滑下些许,凑入他怀中。

 

魏无羡先前就察觉了骨骼异样,刚与蓝忘机对视时,在他琉璃色的双瞳中看到自己样貌,果然已是十六七岁上下模样。他在心底叹口气,一时还有几分说不出的遗憾,懒洋洋地偎着蓝忘机半晌,目光游移,突然定住了。

 

蓝忘机刚刚把手上的东西随手放在身前,此时魏无羡一眼认出,那不是他物,恰恰就是自己从隔间带出来的那只狐狸镇纸。之前他睡前端详一阵,就把这小东西压到了被褥下,多半是欢好间滚了出来,给蓝忘机收拾时看到了。

 

他们两人巫山丨云雨方歇,好似新婚燕尔,正是最情浓之时。关于这只镇纸,魏无羡最初还有些犹豫,此刻也觉得无甚必要,于是双臂环住蓝忘机的腰,枕着他胸膛,仰起脸,轻笑道:“二哥哥,这是你在人间的东西,你还记得么?不怪我偷偷拿出来吧?”

 

蓝忘机摇了摇头:“怎会。”

 

他知魏无羡应当不介意,便又仔细地看了镇纸好一阵,眉心浅皱,似乎在回忆什么,过了一阵才缓缓道:“红尘炼心第一世,我在凡间时,有一年上京赶考,一夜借宿山野猎户。半夜起身查看响动窗棂,不想刚一打开,就被一只赤狐扑进怀中。”

 

蓝忘机顿了顿,自己也有些罕有的感慨:“但第二夜一睁眼,怀里那只赤狐就已经不见踪影。后来过问主人家,都说那座山中从来不曾有狐,前夜经历倒像是一场幻梦。可那一世或许是因为年少,心里对那只狐狸还有记挂,后来雕了这样东西,没想到竟能留存至今……”

 

他话音未落,魏无羡的身体却已经微微战栗了起来。蓝忘机还没来得及询问,就被他脱出怀中,转身猛地抓住了手臂,五指扣得极紧,手背青色脉络根根凸起,紧绷如弓弦。

 

魏无羡眼底异样的光芒像一捧跳跃灼烫的烈火,声音也剧烈抖动着,嘴唇开合几次,艰难道:“那你……二哥哥,你还记不记得,那天……那晚上,是不是打了很大的雷,天边,有闪电,风雨交加……”

 

蓝忘机虽不明所以,但看魏无羡情绪激荡,便伸手温柔地抚了抚他鬓角碎发,答道:“是。”

 

魏无羡的十指霎时颤抖得几乎抓不住蓝忘机手臂,努力深呼吸了很久,才慢慢接着问:“那,那只赤狐,他是不是很轻很轻,就像……就像没有重量一样?你把他抱在怀里的时候,他的身体是不是一直都在抖……?”

 

蓝忘机轻声说:“是。”

 

那轻轻的一个尾音还未落下,魏无羡就扑了过来,死死地抱住了他的脖子。这种情状发生过无数次,可没有哪一次像现在一样,魏无羡几乎每一根眼睫都在抖动,双眼湿润,喉头哽咽,一句话都说不出来,只是不停地亲吻着蓝忘机。

 

蓝忘机和他睫毛挨擦着,低声道:“魏婴?”

 

魏无羡摇着头,手上却更用力地收紧了:“二哥哥,我只是,只是很高兴而已……再没有哪一刻,能比现在更高兴了!”

 


记忆中的吉光片羽,一直浮沉在最深处的心潭之上,一旦拂去那层岁月留下的暗淡旧色,便会闪烁瑰丽的辉光。


人世匆匆如白云苍狗,刹那千百年沧海桑田,今当黍熟黄粱,车旋蚁穴。


九尾天狐漫长的一生中,曾经有两个最幸运的巧合。这两个巧合也可说是一件事的两面,前者让他能够遇到蓝忘机,后者让蓝忘机遇到了他。


直到今日,此事来龙去脉,魏无羡方才恍然大悟。


九尾天狐神魂在孤注一掷的逃亡中,已然被消磨得十分虚弱,所依凭的不过是一腔决然罢了。魏无羡从来记不起细节,甚至于不能回想起自己仓皇间究竟去往了六界哪处。


但他现在明白,最终也是唯一成功的那一次,他逃往的是人界。


人间是六界基石,诸般神通在此皆被天道束缚,魏无羡如此,如影随形的追杀亦然。他神魂进入人界,就得遵守此间规则,因而在凡人眼中,只是最普通赤狐之形。而那些跗骨之蛆般的追兵,能使出的也不过是天劫般的风雷怒吼,暴雨倾盆。


即便如此,倘若仅此而已,用这些手段对付当时的魏无羡依旧绰绰有余。然而,偏偏那一夜,他竟得到了一位红尘中九霄仙君的庇佑。


那选择也许是下意识的,也许是本能。虽然当年他和蓝忘机都不知前事,然而追杀他的人却清清楚楚,那些人到底畏惧仙宗蓝氏,不敢轻举妄动,最后只得悻悻而去。


可能是觉得即便神魂逃离,九尾天狐总归难逃一死,他们就此收了手。


而蓝忘机护魏无羡神魂躲过一劫,自此便与他结下了一份因果,并且,是一份生死攸关之间,无与伦比、无可比拟的大因果,其力甚至胜过点化再造之恩。


这份因果一直裹缠在他神魂之上,但直到数百年后仙魔战场上,蓝忘机重伤弥留之际,方才生出效力,将他拉进了九尾天狐的领域。

 


世事如轮,首尾相接。因果循环,往来回溯。


从来不曾有阴差阳错的巧合,人世每一段缘起,皆非了无痕迹。

 


——冥冥之中,命中注定。


注:“绥绥白狐,九尾庞庞。成子家室,乃都攸昌。”(先秦《涂山歌》)

【完】

完结了完结了完结了啊啊啊啊啊终于又完结一篇!!!!!嗷!

对天发誓!!这一定是我这辈子开得最长的车了!!!要不是为了兑现三个姿势的承诺!!!!!本质太辣鸡,真的不能比这更长了,再长我要控制不住重复了……高举1K5大旗不动摇【。

本系列进度1/2,同系列下一个应该是妖部声风木,唯一一个二哥哥非人【?】的,国师叽x郡王羡,这篇的情感线可能跟另外三篇比较也有差异,偏强强一点,硬要划分的话,大概是往射日之征时的汪叽和老祖羡那种感觉努力,不过短时间内是不会写了ヽ(✿゚▽゚)ノ填坑大法好……

哦对了,为了证明真的想了传说中的一百零八种play,悄悄贴两个废弃的情节,没用上还有点小可惜2333:一个羡羡第一次梦遗,起来爬到汪叽身上给他讲春梦细节;一个羡羡当着汪叽面往自己杯子里倒春药【。】然后喝了,你们懂的……

大家的评论和红心我都有看到,一如既往地谢谢仙女们支持!爱你们!么么哒!(づ ̄3 ̄)づ╭❤~

评论(70)
热度(900)
© Fengmg | Powered by LOFTER